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 >高空坠物抛物事件频发,法官、检察官、学者齐聚说“法”
蓝钟新闻网 高空坠物抛物事件频发,法官、检察官、学者齐聚说“法”
高空坠物抛物事件频发,法官、检察官、学者齐聚说“法”
发布时间:2019-11-13 13:25:38
[摘要] 近年来,高空抛物坠物案件频发,引起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案例研究院围绕高空抛物坠物案件进行了讨论,审理相关案件的承办法官以及检察官、学者齐聚,对这一高关注度话题现身说法。张某去世以

近年来,高空投掷物体和坠落物体的案件屡见不鲜,引起了社会各界的极大关注。这种案件违法成本低,受害者保护自身权利的成本高。特别是在受害者身份不明的情况下,选择适用公平原则还是过错责任原则是一个难题。此前的“集体惩罚”赔偿也引起了广泛争议。

最近,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案件研究所就高空投掷物体的案件进行了讨论。处理相关案件的法官、检察官和学者聚集在一起,就这一备受关注的话题发表意见。

据最高人民法院首席大法官胡云腾介绍,最高人民法院有关部门正在研究这一问题,分析近年来高空抛物案件的审理和受理情况,及时发布规范性文件,指导相关案件的审理。

困难1:无法识别肇事者

事故发生后,应注意在挽救生命的同时保护证据。

北京大学的尹田教授说,从高空投掷物体的特殊之处在于,在许多情况下无法确定肇事者。“损害、受害者和非法行为都有后果,但谁干的还不得而知,因此因果关系也不清楚,这是争论的焦点。”

2015年10月9日,在一座城市居民区的一栋建筑的101号房外安装阳光护栏时,张被一个不明物体击中头部。他当场昏迷,10月14日被送往医院后,由于抢救无效而死亡。张受伤后,他的同事报了警。警察来了,认为这不是一起民事案件,没有处理。张某死后,公安机关将此作为刑事案件进行了调查。法医检查后,张的脑损伤是外伤,这与钝器造成的脑损伤死亡是一致的。

文件显示,10月13日,公安机关在现场检查时发现了一滩血迹,因为房子是101号,公安机关走访了该单位01号和02号的22户户主,没有发现投掷物品的嫌疑。公安机关结案了。结论是张被一个未知物体击中。这个家庭对死因没有异议。

“在高空坠落物体和投掷物体时,玻璃、管道、电线等。可能是建筑物的附属物,但也可能是由业主家中的装修引起的。由于有害物质的不确定性,很难确定是否侵犯了法律关系。”审理此案的陈洁法官表示,公安机关的结论只是一个不明物体从天而降,造成人员伤亡,张某被什么东西击中还没有最终结论。双方提供的证据,如水泥板、水龙头和密封圈,是否来自事故现场,只是双方的陈述,无法核实。

在本案的一审中,被告是涉案建筑物的物业管理单位。法院发现很难确定张某是涉案建筑,其搁置物品和悬挂物品掉落并导致死亡。由于无法确定因果关系和损害原因,法院最终驳回了张某家人的诉讼请求。

胡云腾指出,在高空投掷物体或坠落物体时,最重要的是拯救生命,同时应注意证据的保存。

困难2:很难分配举证责任

有关部门应当依法及时认定责任人。

在上述案例中,原告因无法举证而败诉,那么在实践中如何分配举证责任来认定直接侵权呢?

尹田说,根据生活常识,让受害者承担举证责任几乎是不可能的。因此,应当减轻被害人的举证责任,以实现立法的初衷。他认为,本案中驳回原告索赔的原因之一也是高空坠物和投掷物体造成的死亡。公安机关没有给出任何结论,评估对象也没有检查报告。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前首席法官蔡肖雪表示,在高空坠物抛掷致人死亡的纠纷中,如果涉及到公共权力不作为的问题,可以将其视为行政案件,受害人可以作为原告起诉。

此前,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审议的《民法典》第三次侵权责任审查明确规定,高空坠物造成损害发生后,有关部门应当及时调查,依法追究责任人。经调查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适用“建筑物使用者可能造成损害的赔偿”。

中国人民大学的杨立新教授解释说,上述规定旨在强调主管当局的责任,并为高空投掷物体的共同赔偿建立一个“预调查程序”。如果有关当局未能通过一切手段查明肇事者,他们只会到达联合赔偿环节。也就是说,“这是无法查明的民事问题。”

困难3:补偿的方式对双方都是困难的。

《侵权责任法》明确规定首先保护受害者

高空投掷物体的补偿方法也是一个难题。如果找不到抛物线项目,整栋楼的业主会否共同赔偿?这种“集体惩罚”的补偿和救济引起了争议。

“用什么方式解决?从结果来看,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每个人都不承担责任,也不伤害无辜者,从而将损害的后果分配给认为自己不幸的受害者;二是每个人都应承担责任,从而保护受害者,使权利人能够及时获得损害赔偿,但有时扩大赔偿范围是不可避免的。”尹田说。

根据《侵权责任法》第87条:“如果由于从建筑物上投掷物体或从建筑物上落下物体造成的损害而难以确定具体的侵权人,可能造成损害的建筑物使用者除了能够证明他不是侵权人之外,还应赔偿侵权人”。尹田说,“第八十七条选择首先保护受害者,其次是人的生命和金钱。”

难点4:查明情况消耗大量司法资源

专家建议,可以允许可能的肇事者在一定范围内证明自己。

2018年6月19日,贾庆林路过牡丹江市香河大厦的楼下时,从天上掉下一支碳笔,笔尖直接卡在贾庆林的头上。他被送往医院治疗受伤,住院两天。贾庆林起诉傅生房地产和鑫达集团有限公司

被告傅生房产辩称,原告没有任何视频数据证明碳笔是从香河大厦的窗户扔出的,公安机关现场调查后也没有任何结果,也没有证明碳笔的位置。此外,香河大厦是一所公寓,其所有权属于个人。被告只是受雇为其服务,与所有者没有所有权关系。因此,所有人应对任何所有人以任何方式对他人造成的任何损害负责,与被告无关。因此,被告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信达公司辩称香河大厦有150多户人家,信达公司在19楼有十几间办公室,只是其中一户人家,不是业主。不同意原告的主张。

当危害明确时,如何判定侵权也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在高空投掷物体时,要找出所有潜在的受害者需要做大量的工作。”陈洁说。

胡云腾说,在高空投掷物体的客观条件下,可能需要花费巨大的成本和很长的时间才能查明谁是侵权者,其经济成本也应该得到全面的考虑。

尹田说,一支碳笔击中了受害者的头部,造成了几千美元的轻伤和医疗费用。然而,调查需要巨大的司法资源。值得吗?他建议,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可以界定一个范围,法院通知该范围内的可能肇事者提供证据,证明他们不可能造成伤害。如果他们不提供证据,他们可能被追究连带责任。这样,就不需要使用大量的司法和社会资源。

法官建议建立一个报告高空坠落物体的奖励制度。

如何处理高空投掷物体的事件?最高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法官张能宝认为,物业公司的责任应该得到加强。

“有两个保护网来保护人们头部的安全。第一张网是预保护,它与演员有关,允许他不投掷或投掷。与物业公司有关的,是做好保护工作,让相关行为者不做、不敢做、不能做。第二个网络是司法网络,惩罚此类行为并向受害者提供救济。”

有必要修改《物业管理条例》,规范物业管理公司对高空坠落物履行监督管理职责北京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胡成说。他还提议修订《治安管理处罚法》,将从高空投掷物体作为危害公共安全罪纳入治安管理处罚,并拘留和罚款肇事者。

“可以制定相关的支持系统。例如,公屋租户可以向高空抛掷物品,城建部门可以依法解除租赁关系,收回公屋。我们还应该采取各种方式提高我们及时获取证据和收集固定相关证据的能力,例如扩大视频监控的范围。”胡成还建议建立一个奖励系统来报告高空投掷的物体。

北京新闻记者王军

编辑白爽和校对李世会

山西11选5 11选5购买 黑龙江十一选五 彩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