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国际 >加莱亚诺:拉丁美洲的叙事人
蓝钟新闻网 加莱亚诺:拉丁美洲的叙事人
加莱亚诺:拉丁美洲的叙事人
发布时间:2019-11-14 18:25:45
[摘要] 在拉美文学星空上,乌拉圭作家爱德华多·加莱亚诺是光芒独异的星辰,被称为“拉美的鲁迅”。2015年4月13日,加莱亚诺因病去世,乌拉圭举国哀悼。在我看来,爱德华多·加莱亚诺就是一个拉丁美洲的叙事人,他为

在拉丁美洲文学的星空上,乌拉圭作家爱德华多·加利亚诺(eduardo galeano)是一颗具有独特光芒的明星,被称为“拉丁美洲的鲁迅”。23岁时,他还访问了北京,采访了中国末代皇帝溥仪。自14岁出版政治漫画以来,他从20岁开始先后担任记者、编辑和总编辑。他以笔为矛,指出了时代的缺点。由于他敏锐而彻底的左翼写作充满良知,他被誉为“拉丁美洲的良知”。2015年4月13日,加利亚诺因病去世。乌拉圭人哀悼。

近日,由阿根廷作家法比安·科瓦奇克(fabian Kovacik)撰写的第一本盖拉诺传记《盖拉诺传记》由南京大学出版社推出并出版。《加利亚诺传》不仅向我们展示了一位生动活泼的文化英雄加利亚诺,也向我们生动地展示了画面:在古巴革命点燃整个拉丁美洲革命热情的岁月里,包括加西亚·马尔克斯、巴尔加斯·卢萨、卡洛斯·富恩特斯、胡里奥·科塔萨尔和爱德华多·加利亚诺在内的拉丁美洲知识界相互支持,频繁互动。为了解放拉丁美洲的共同信念,他们团结起来,经历了激烈的革命时代、专制士兵的暴政、悲惨的流亡岁月和惩罚有罪士兵的斗争。传记还通过描述加利亚诺的“三位一体”身份和经历,描述了拉丁美洲南锥体四个国家争取自由和民主的历史进程,其中包括政治家、媒体人士和作家。

法比安·科瓦切克《加利亚诺传》,卢秀川、陈豪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19年8月

《迦利亚诺传》是南京大学年轻学者张伟丽推荐的。由于盖莱阿诺作品的翻译,他与盖莱阿诺先生进行了交流。以下序言由出版社授权出版。

加利亚诺:拉丁美洲的叙述者

作者张伟迈

巴尔加斯·卢萨曾经写了一部长篇小说《叙述者》,讲述了一个讲故事的人的故事。英雄是一名秘鲁白人,他在从城市到秘鲁亚马逊雨林的旅途中接触了当地的土著居民,从而迷恋上了他们的文化。他甚至坚决放弃城市生活,加入亚马逊土著部落,在他们的生活中占据着神秘而重要的“叙述者”地位。他在雨林中漫步,向散居的人们讲述古老的传说。然而,这个在现代化进程威胁下濒临灭绝的部落,在某种程度上依赖叙述者的讲故事活动来维持他们的存在和民族身份。在“叙述”中

(narración)

和“国家”

(nación)

他们之间似乎有某种天然的联系。讲故事不仅有利于娱乐,也有利于维持共同的命运。

在我看来,爱德华多·加莱亚诺是一个拉丁美洲的叙述者。他为拉丁美洲人和全世界的读者讲述拉丁美洲的故事。galeano讲述的故事具有独特的魔力。魔力不是来自魔法的阴谋——“魔法”是中国书商在广告中不加区别地使用的一个词,已经成为拉丁美洲文学的标签。它来自于他自己的叙事风格,一种跨越文学流派界限,挑战文学正统的叙事方式。它讲述了真实的历史:个人的历史、被遗忘的历史、被侮辱和被伤害的历史、群体的历史和国家的历史。读者可能会质疑他引用的经济数据,也可能不同意他阐述的政治观点,但很少有人否认他控制词语和编故事的能力。

这本传记《加利亚诺传记》让我们知道加利亚诺在很小的时候就展示了他讲故事的能力——“他从小就很有口才,总是吸引听他讲话的人,让每个人都集中注意力。”爱德华多·加莱亚诺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通过交谈让家人和亲戚全神贯注。当加利亚诺成为一名伟大的作家时,他可以让全世界的读者集中注意力。我曾经在视频网站上看到一个由galeano主持的电视节目。他坐在写字台前读他的故事,一个带有拉普拉塔河口音的美丽西班牙语,缓慢的节奏,简洁而有意义的话语,仿佛整个世界都平静了下来。

在拉巴斯庄园,爱德华多·朱尼尔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没有意识到世界的苦难。在这本书里,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的叙述者在走上创作之路后,已经从“休斯”变成了“加利亚诺”,并逐渐远离了他的父系“休斯”家族,这个家族起源于大英帝国,在南美殖民地发了财。他的朋友们给他起的绰号“意识形态穆拉托”(Emplomatic Murato)很有意义——这不仅是说galeano吸收了各种思想,不会为了捍卫“纯粹”的思想而成为一个陷入教条主义的左派,也是暗示galeano是一个混血儿。虽然他有纯正的欧洲移民血统,但他自己也引进了黑皮肤人的血液,并获得了拉丁美洲千千数百万印第安人和非洲奴隶后裔的认可,他们讲故事,为他们讲故事,为他们呐喊。长期以来,拉丁美洲社会一直处于分裂状态。不同肤色的人不了解对方,甚至互相憎恨。他们甚至不了解自己或讨厌自己。作为一名叙述者和作家,加利亚诺致力于让拉丁美洲人相互了解和了解自己。

面对一个充满暴力和不公正的世界,一些作家选择背过身去学习,在他们的作品中构建一个虚幻的平行世界。一些作家选择像唐吉诃德一样走出书房,骑上马,四处游荡,面对困难,用语言挑战世界,试图改变世界。加利亚诺无疑属于后者。这本传记告诉我们,由于家庭原因,加利亚诺很早就进入社会,看到了美好而阴郁的社会生活。在他的经历中,他成长为一名优秀的记者,跑步和写作。

令许多中国读者惊讶的是,记者加利亚诺第一次离开南美是去中国,中国离乌拉圭最远。我们可以在这本传记中读到,加利亚诺在1963年一直以新闻专业的眼光观察和记录中国。他绕过了导游设定的采访路线,选择了他真正想采访的人来写真实的中国。他赞成社会主义革命,同时始终保持批判的态度,敢于揭露革命中不尽人意的方面,表达自己反教条、实事求是的观点。

有了环游世界的经历,加利亚诺的故事比藏在书房里的作家更有根据,更深刻。后来的流亡不仅没有使加利亚诺沮丧,而且给了他的故事更高的审美标准。从记者到流亡作家,从流亡归来的“行走的作家”和社会活动家,加利亚诺一直在讲故事,讲述他的个人经历和来自世界各地的故事,但主要是来自拉丁美洲的故事。

在提到传记文学时,威廉·迪尔泰写道:“任何历史人物的生命历程都是由各种互动过程组成的系统。在这个系统中,个体感受到来自历史世界的各种刺激,并因此受到这些刺激的影响。然后,个人将对这个历史世界施加各种影响。”在这本传记《加利亚诺传》中,我们不仅读到了加利亚诺的一生,还读到了乌拉圭乃至整个拉丁美洲的历史进程。加利亚诺和他生活的世界相互影响。

像大多数拉丁美洲人一样,加利亚诺从小就被动地接受天主教教育。阿根廷哲学家恩里克·杜塞尔(Enrique Dussel)在分析拉丁美洲的文化结构时曾指出,拉丁美洲文化价值观最基本的核心无非是有1000年历史的犹太-基督教文化。天主教的意识形态和精神特征已经深入拉丁美洲人的意识。即使他们变成了完全的无神论者,他们反对天主教的方式也充满了天主教。正如传记中提到的,加利亚诺年轻时是一个狂热的天主教徒,深受神秘主义的影响。他认为这种狂热“可能是某种先验的需要”,并承认“这种对某些问题答案的可疑探索伴随着他的整个青年时代”。

在晚年,他把这种不切实际的激情投入到对公平和正义的追求中。乌托邦取代了上帝,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成了他的困扰。他充满激情的青年时代恰好是拉丁美洲意识蓬勃发展的时代——20世纪60年代。他还以自己的写作风格参与塑造拉丁美洲的身份,尤其是《拉丁美洲的血管切割》和《火的记忆》

(三部曲)

这两本伟大的书是关于拉丁美洲的“被劫持的记忆”。通过这本传记,我们可以了解到,在古巴革命点燃整个拉丁美洲革命热情的那些年里,似乎处于困境的乌拉圭也变得兴奋起来。《前进周刊》(Qianjin Weekly)的命运与galeano的新闻事业密切相关,成为西班牙语世界报道拉丁美洲信息、传播拉丁美洲本土思想、探索拉丁美洲革命可能性的重要阵地。

我们还可以看到,当时有一个拉丁美洲知识界,其中不仅包括哥伦比亚加西亚·马尔克斯、秘鲁巴尔加斯·卢萨、墨西哥卡洛斯·富恩特斯和阿根廷胡里奥·科塔萨尔的四位“文学爆炸”领导人,还包括媒体人士和作家,如加利亚诺和他的老师卡洛斯·奎亚诺,以及拿起武器作战的左翼知识分子,如劳尔·森迪奇。这些社区的成员相互团结,频繁互动,团结一致,共同信仰解放拉丁美洲。

在这本传记《加利亚诺传记》中,我们可以了解更多活跃在拉普拉塔河沿岸的拉丁美洲知识分子社区的成员,主要是蒙得维的亚和布宜诺斯艾利斯,这是南美洲的两个主要城市。他们一起经历了激烈的革命岁月、独裁士兵的暴政、悲惨的流亡岁月以及民主回归后惩罚有罪士兵的斗争。今天,没有这样一个庞大而有影响力的拉丁美洲知识界。甚至“拉丁美洲”似乎也已经成为一个过时的概念。从墨西哥到阿根廷,人们似乎更倾向于强调自己的民族身份,因为全球化带来的对同质化的抵制,或者因为比以前更复杂的地缘政治利益。随着古巴革命理想的破灭,拉丁美洲共同体的理想似乎已经消失。今天的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国家真的走上了繁荣之路,还是仍然“坚持”加莱亚诺的尖锐批评。

(dependencia)

命运的循环怎么样?

作为加利亚诺作品的中国翻译之一,我曾经和加利亚诺先生有过一次简短的电子邮件交流。《镜子:展示你看不见的世界历史》一书的简体中文版于2012年底出版后,我告诉加利亚诺这个好消息,他回信说他希望能得到一本样书。出于好奇,我输入了他发给谷歌地图的邮寄地址,并查看了真实的照片。在世界的另一边是一个安静而温暖的中产阶级街区,一辆中国制造的qq汽车停在这条街的一边。

这部传记《加利亚诺传》的叙述让我的脑海中充满了这位拉丁美洲叙述者晚年苦难和荣耀后平静而温暖的生活场景。走出家门后,他带着他的狗“摩根·加莱亚诺”(Morgan galeano)走过八个街区,来到蒙得维的亚老城的“巴西人”咖啡馆,问候老朋友,聊足球,喝掺有利口酒的咖啡。过了很久,他走出咖啡馆,又向海滩走了几步。我又遇见了一群老朋友...然后他在海风中慢慢走回家。一路上,也许他会回忆起他一生中走过的地方,包括中国的土地。也许他会构思一个新的故事,并将他的灵感写在笔记本上。

如今,这位老人不再出现在蒙得维的亚的街道上,但他一定早就知道,只要人们继续阅读或聆听他的话语和故事,他就会在那里。

作者张伟迈

吴欣摘录和版本

编辑,杨士奇

校对,翟永军

江苏11选5投注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贵州快三 福建十一选五 广西快3投注